中国4月外储环比骤增282亿美元,“无惧”输入型通胀风险来袭

随着美元指数与美债收益率双双回落,4月中国外汇储备一举扭转今年以来持续下跌势头。

5月7日,中国央行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4月末,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982亿美元,较3月末环比上升282亿美元,环比升幅为0.89%,一改今年前3个月连续下跌状况。

在一位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看来,4月中国外汇储备之所以出现强劲反弹,一是当月美元指数下跌,令非美货币资产估值明显回升;二是全球经济复苏带动多国股市迭创新高,加之美债收益率涨势放缓令美债价格企稳反弹,都助力中国外汇储备中多项资产估值得到明显回升。

“此外,今年以来中国经常账户贸易顺差保持高位运行,加之海外资本持续加仓人民币资产带动资本项保持资金净流入,也助力4月外汇储备上升。”他指出。这背后,是中国经济率先复苏与供应链快速修复正日益吸引全球资金流入,令外汇储备得以迅速收复此前跌幅,甚至部分投资机构一度乐观预测4月中国外汇储备将重新收复32000亿美元整数关口。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春英表示,今年4月,受新冠肺炎疫情和疫苗进展、主要国家货币政策预期和宏观经济数据等因素影响,非美元货币相对美元上涨,主要国家金融资产价格总体上涨。外汇储备以美元为计价货币,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综合作用,令当月外汇储备规模上升。

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认为,若美债收益率涨势持续放缓,越来越多全球资本将重返新兴市场,令中国外汇储备有望延续回升趋势。

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发布的全球资金流向报告显示,2021年4月,流入新兴市场国家的投资总额约为455亿美元,较上月的101亿美元明显回升。其中流向中国股市与债券的全球资本分别达到135亿美元与48亿美元。

“这也令中国拥有更强底气抵御输入型通胀压力。”上述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认为。目前全球投资机构正密切关注新兴市场国家是否拥有充足外汇储备应对日益严峻的大宗商品涨价潮与通胀压力,一旦有些国家外汇储备不足以应对进口商品涨价压力,就会激发部分投机资本趁机大举沽空获利。

王春英指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境外蔓延,全球经济复苏仍不稳定、不平衡,国际金融市场依然面临较多不确定因素。但今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开局良好,高质量发展取得新成效,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增强,有利于外汇储备规模保持基本稳定。

美元美债回落带来估值回升

在多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看来,4月中国外汇储备得以触底反弹,主要得益于美债收益率与美元指数双双回落。

“整个4月,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1.774%回落至1.626%(令债券价格企稳反弹),令持有逾万亿美债的中国外汇储备不再蒙受估值下跌之苦。”前述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分析说。他们内部预估,随着美债价格企稳反弹,中国外汇储备里的美债投资组合估值可能回升逾30亿美元。

记者注意到,4月美债价格企稳反弹,也令其他国家外汇储备“受益”。比如同样重仓美债资产的韩国外汇储备在4月份达到4523.1亿美元,较3月份环比增加61.8亿美元。

“其实,4月美元指数大幅回落,对众多国家外汇储备资产估值回升带来更强的动能。”一位欧洲大型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负责人指出。具体而言,由于4月美元指数从93.44回落至91.28,令多数非美货币汇率均出现较大幅度回升,这让中国等国家和地区的外汇储备非美资产在折算成美元估值时,都得到可观的汇兑估值回升。

在他看来,若5月美元与美债收益率延续当前的回调走势,中国外汇储备资产估值还将“更上一层楼”。究其原因,一是中国等国家和地区外汇储备持续加大分散配置力度,美元回落将令它们非美资产估值继续得到更大幅度的增加,二是针对美联储可能提前收紧QE政策,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外汇储备管理机构早早加大针对美元美债美股资产的套期保值力度,确保美元资产能有效抵御剧烈波动风险,巩固外汇储备基本稳定的势头。

极高安全垫抵御输入型通胀风险

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全球通胀交易骤然升温,4月中国外汇储备触底回升来得“恰逢其时”。

记者获悉,由于彭博大宗商品指数创下过去10年以来最高值,目前全球投资机构正密切关注新兴市场国家是否拥有足够外汇储备抵御日益严峻的输入型通胀风险。具体而言,由于一些新兴市场国家不得不消耗更多外汇储备进口商品,若剩余外汇储备不足以兑付外债与资本流出压力,很可能激发投机资本对这些国家货币大举沽空获利。

华尔街众多投资机构认为,当前阿根廷、印度、越南、土耳其、斯里兰卡、乌克兰、巴西、埃及、印尼等国家均面临外债与外汇储备“倒挂”状况,即这些国家现有外汇储备未必能同时应对外债高企与输入型通胀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5月5日巴西央行再度加息75个基点,以此吸引海外资本流入(缓解资本流出压力)与遏制通胀升温压力。这也是巴西央行3月以来第二次加息。

“不过,多数华尔街大型投资机构不会将中国列入其中。”布鲁德曼资产管理公司市场策略师Oliver Pursche指出。一方面,无论是外债债务率、偿债率,还是短期外债比,中国均低于国际安全线,不存在外债与外汇储备“倒挂”状况,另一方面,中国外汇储备额度庞大且呈现触底反弹迹象,令他们笃定中国有足够能力应对这轮输入型通胀冲击。

前述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透露,若不考虑贸易顺差、资产估值波动等因素,多数华尔街投资机构认为年内众多海外资本继续加仓人民币债券,将给中国外汇储备增厚逾千亿美元,足以给中国外汇储备创造足够高的安全垫以应对输入型通胀冲击。

一位国内大型私募基金宏观经济学家认为,当前中国经常项账户与资本项账户双双保持资金流入,或许是短期现象,随着全球经济持续复苏与中国对外投资提速,长远而言,中国贸易项与资本项资金流动仍将回归镜像关系,即一进一出与动态平衡。但考虑到中国企业有能力化解原材料进口采购成本上涨压力,未来中国跨境资本流动仍将保持自主平衡,无需储备资产进行大规模投放。

在他看来,正是中国外汇储备持续延续基本稳定态势,令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仍保持相对强势的表现。截至5月7日18时,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4512附近,正日益逼近年内高点6.4236。

“这背后,是中国充裕外汇储备给人民币资产创造极高的安全性,令全球投资机构在美联储是否提前收紧货币政策不确定性增加时,将人民币资产视为重要的避险资产,助推人民币汇率均衡估值持续抬高。”这位国内大型私募基金宏观经济学家分析说。

(作者:陈植 编辑:张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