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码讨论此消彼长,通胀担忧恐仍不足以推动美联储加息

汇通网6月23日讯—— 6月23日美联储主席在众议院提供证词,讨论关于美联储缩减购债规模及加息的问题,他重申美联储有意鼓励就业市场“广泛且包容性”复苏,并表示不会仅仅因为担心即将到来的通胀而过快加息。同时,美联储官员纷纷发表其看法,就超低利率、持续购债及宽松的政策带来的风险,缩减购债的时机以及加息问题发声。

周二(6月22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重申美联储有意鼓励就业市场“广泛且包容性”复苏,并表示不会仅仅因为担心即将到来的通胀而过快加息。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表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新框架需要更明确地考虑超低利率、持续资产购买以及承诺保持宽松借贷条件带来的金融稳定风险。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认为,美联储或许在今年底或明年初准备好开始减少对美国经济的非常规支持。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则表示:美联储刚开始就缩减购债计划展开辩论,离有关加息的讨论还相当遥远。

鲍威尔称不会仅仅因为担忧通胀而加息,将关注就业市场广泛指标

鲍威尔在美国众议院一个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表示:“我们不会因为担心可能出现通胀而先发制人地升息,我们将等待实际通胀或其他失衡的证据。”鲍威尔称,最近物价上涨并非反映经济广泛吃紧,需要升息来应对,而是来自于直接受到重启影响的经济领域。他还表示,在制定未来货币政策时,美联储将继续关注一系列广泛的劳动力市场数据,包括不同族裔和其他群体的就业情况。

鲍威尔对众议院新冠危机特别小组委员会表示:“我们不会只看整体失业数字,我们将关注所有指标,这是在确保经济复苏裨益被更充分分享方面,我们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议员们向鲍威尔施压,诘问美联储如何在不断上升的通胀风险与其承诺确保所有在疫情爆发后失去的工作岗位都得到恢复之间取得平衡。

俄亥俄州共和党众议员Jim Jordan表示:“我们的就业不稳定,通胀上升,必须有所取舍。”他指的是国会给美联储设定的两大目标,即确保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

直到最近,人们才认识到这两个目标之间发生了冲突。自鲍威尔去年9月在该小组委员会作证以来,美联储的通胀预期已经翻番。美联储上周发布的预测显示,预计2021年通胀将达到3.4%,而去年9月的预测为1.7%。

与此同时,近期就业增长速度也慢于预期,鲍威尔部分同僚公开指出,新冠疫情促使许多人退休,因此,认为经济够能在美联储需要收紧货币政策之前回到疫情前的就业水平,可能有些不切实际。

这与鲍威尔本人侧重让经济恢复到2020年初的状况、与特别小组委员会主席James Clyburn的立场背道而驰。Clyburn周二敦促鲍威尔确保公平公正的就业复苏,将非裔和拉美裔社区的人们包括进来。

鲍威尔此前表示,相对于美联储为政策调整设定的门槛,重新招聘方面的进展仍远远不够,这一迹象表明,实际政策调整的时间仍不确定。不过,美联储基调和预测的改变令人意外,市场目前正密切关注美联储是否在模糊处理其就业市场承诺。

克利夫兰联储主席:美联储新框架需更明确考虑金融稳定风险

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周二表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新框架需要更明确地考虑超低利率、持续资产购买以及承诺保持宽松借贷条件带来的金融稳定风险。

梅斯特在并未明确呼吁现在收紧美国货币政策,也未表示美联储目前接近零的利率和每月1200亿美元的购债计划已经在引发过度金融风险。但她对新框架的批评开启了另一轮争论,即美联储是否需要更快撤走疫情期间使用的危机政策,以及不到一年前美联储一致投票批准的策略计划是否已出现不完全适合的迹象。

梅斯特说:“我希望看到金融稳定考量被明确地纳入货币政策框架,同时承认非常规货币政策有可能增加金融稳定风险,”她主张设立“退出条款”,允许官员在金融风险上升时放弃低利率的承诺。

她说:“货币政策制定者需要洞悉到,他们为实现货币政策目标所采取的行动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对促进金融稳定的补充,但有时也会带来金融稳定风险,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风险可能会危及货币政策目标的实现。”

美联储的新框架旨在通过允许通胀在一段时间内超过目标来推高就业水平。根据美联储目前的策略,政策取决于官员们“对风险平衡的评估,包括金融系统风险”,一些人将这一措辞解读为如果出现金融风险,允许美联储按照自己的意愿调整政策。

但梅斯特表示,在讨论新框架时,决策者普遍认同金融稳定的第一道防线是强有力的银行监管和其他“宏观审慎”工具,这些工具不会像升息,或在当前环境下限制购债那样,对经济的各个方面产生影响。

梅斯特表示:“我并不反对新框架,但如果这些其他工具被证明不足,货币政策制定者应该对根据金融稳定风险调整货币政策的可能性持开放态度。”梅斯特在讲话后回答问题时表示,美联储正在关注估值中的“泡沫”,但她不认为金融稳定风险高到需要缩减货币支持的程度。

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称或许今年晚些时候就能达到缩减购债的门槛

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表示:“在实现充分就业和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方面取得进一步实质性进展是去年12月美联储为减少其每月1200亿美元资产购买计划设置的门槛,这一目标已经在视线范围内,我认为甚至可以在今年晚些时候,或者明年初的某个时点达到这个门槛。”

她说:“我们还没到那一步,但现在开始为达到那个门槛做准备是合适的。”这呼应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言论。鲍威尔上周表示,政策制定者将在下个月开始就削减资产购买的时机和步伐展开辩论。戴利表示,考虑到楼市过热,讨论的议题之一将是美联储是否应在减产购买国债之前先减少购买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

纽约联储主席:讨论首次加息“还早得很”

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周二接受采访谈到加息问题时说:“那还早得很,眼下,我认为关注点是在减码上。”

威廉姆斯所在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目前正就何时开始缩减去年疫情爆发之时实施的购债计划展开讨论。

美联储一直在以每月至少800亿美元的规模继续增持美国国债,以及每月至少400亿美元的规模增持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上周三决策层重申他们将保持这一步伐,直到在就业和通胀目标上取得“重大进一步进展”。

为期两天的政策会议6月16日结束时,FOMC发布的最新季度预测显示,18位美联储官员中的13位预计2023年底前将至少加息一次,而3月做出同样预测的官员仅有7位。11位人预计2023年末前将至少加息两次。此外,7位官员预测最早加息的时间可能在2022年,多于3月时的4位。

威廉姆斯表示:“当然,从去年12月来我们已经取得了进展,但我还不认为已经接近了我们设定的重大进一步进展。当我们达到了在FOMC声明中列出的那些条件时,那时候我们将开始讨论联邦基金利率的适当立场是什么,那距离今天还相当遥远。”

目前,美联储官员关于缩减购债规模的讨论已经逐渐开启,不过,虽然FOMC发布的点阵图关于升息预期提前令市场意外,但目前美联储仍集中于讨论缩减购债规模,并表示应该不会在减码的同时升息。而在减码问题上,美国尚不稳定就业数据成为了美联储及市场关注的重点。投资者应注意关注美国就业及通胀相关数据以更好把握美联储进一步政策动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